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七十二章 上海丈母娘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曲夭夭咬紧腮帮子,没有任何铺垫。


        

把她想在北京工作一段时间的打算,告诉她老娘吴兰英时。


        

吴兰英直接跳脚了,不止她,一向淡定的曲夭夭的老爸,曲阿强都震惊了。


        

不是说出差吗?怎么变成常驻了。


        

这个消息对他们而言,可以用晴天霹雳来形容。


        

为什么这么说?对于上海小姑娘来说,活动范围正常都不离开上海。


        

对上海爷娘来说,中国除了上海,其余地方都是乡下。


        

尽管北京,作为帝都,吸引了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外地人口前往。


        

可这百分之九十九中,不包括上海,在上海人眼中,上海就是全国最好。


        

他们没有那个心思舍近求远,跑到北京找工作。


        

从经济特性来讲,上海人向来实惠,上海作为经济特区,从经济效益来说。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不比北京差,正因为如此,上海的女孩子只要在中国。


        

正常不太可能离开家,去遥远的北方。


        

对她们来说,北京就是遥远的北京,代表了寒冷,格格不入。


        

所以,当曲夭夭,说出要在北京工作一段时间,试试那边的环境时。


        

他们直觉就知道这丫头有问题了,至于什么问题。


        

他们心中已经划过千万个疑问,从工作问到感情。


        

可被他们宠坏了的曲夭夭,顶死不说,还挂了电话。


        

他们也无可奈何,心中却被浓浓的担心笼罩。


        

曲夭夭和贺飞两人性格虽然大相迥异,但在做事方式上。


        

尤其在对待爸妈的方式上,倒还真有蛮多相似之处。


        

都是让人操心的主,贺飞的个人问题让他老爸老妈操碎了心。


        

曲夭夭乖了24年,去了北京一个月。


        

终于如愿以偿,让她老爸老妈步了贺飞父母的后程。


        

她挂了电话后,老曲夫妻鸡飞狗跳,担心了一晚。


        

等曲夭夭和贺飞没心没肺,过着甜蜜糖心的二人世界时。


        

她爸妈已经连夜买了去北京的高铁票,火速踏上高铁。


        

提心吊胆,愁眉苦脸地冲到北京找她了。


        

老曲夫妻,来之前就拿定了主意。


        

此行的目的清楚明了,只有一个。


        

那就是,无论如何,要把他们那个,不晓得哪里突然不正常的女儿抓回上海。


        

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曲夭夭长了24年,一直以为她爹妈对她的宠爱,可以让她为所欲为。


        

想不到她一个电话,她爸妈居然反应这么大。


        

第二天早上,她挂在贺飞身上,睡得正香。


        

电话催命似的响起,她迷迷糊糊地接了。


        

电话里响起她老娘要杀人似的吼声:“曲夭夭!我告诉你。


        

你给我一个小时之内,出现在北京高铁站,你要不来。


        

我和你爸就冲到北京市公安局去报警,说你被拐卖了……”


        

曲夭夭吓醒了,她“噌”地一下坐起来。


        

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贺飞本来搂着曲夭夭,做着美梦。


        

美得嘴角上扬,开心得像只掉进米缸的老鼠。


        

一下子被曲夭夭动静这么大的折腾吓醒了。


        

睁眼一看,平时比他还懒散,不睡到日上三竿绝不起床的曲夭夭,居然起了大早。


        

像被鬼追着一样,手忙脚乱地找着他们昨晚扔了一地的衣服。


        

状态相当狼狈,他吓傻了。


        

知道曲夭夭一向淡定,这种大清早找衣服的活,正常都是他在做。


        

他以为出了大事,不是地震火灾什么的吧!


        

他赶紧坐了起来,冲曲夭夭喊道:“夭夭!什么情况,出啥大事儿了。


        

你别慌,这不还有我呢!”


        

曲夭夭苦着脸,穿着自己的衣服。


        

有气无力地白了他一眼,说道:“有你有什么用。


        

我爸妈来北京了,在高铁站呢!


        

说我一小时不去,他们就报警说我被你拐卖了……”


        

“什么?”贺飞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看看曲夭夭。


        

她慌成这个样子,看样子,这事儿她爸妈干得出来。


        

他大汗,一直以为曲夭夭难搞。


        

没想到还有比她更难搞定的爸妈。


        

他吓了一跳,谈个恋爱而已,他可不想为这事儿进警察局。


        

他一想,曲夭夭肯定没和她爸妈说清楚。


        

这不,人家老两口千里进京寻女来了。


        

这事儿,他怎么着也要现个身,说明一下。


        

让老两口打消疑虑,他得出面解释一下。


        

曲夭夭是为了玉树临风,优秀得不得了的他留在北京的。


        

一想到曲夭夭留在北京的原因,贺飞就美得不得了。


        

他私心以为,都是他的功劳。


        

背地里得意得不得了,看看,女人啊!


        

都是口是心非的主,曲夭夭看着高冷,不也是好他这一口。


        

还是老贺家的人魅力大啊!曲夭夭居然为了他,上海都不回,工作也不要了。


        

这份情意,他得回报啊!


        

直男贺飞,自恋意淫之下,对曲夭夭更加死心塌地。


        

这也是他一拍胸脯,承担所有家务的原因。


        

当然了,北方男人对女人的好,可不是只有这么浅薄的。


        

怎么着也要付出点大的,他这两天正琢磨着,把他的工资卡也交给曲夭夭。


        

毕竟两人住一块,花销什么的,不能让女人来吧!


        

现在曲夭夭父母要过来,兴师问罪了。


        

他一拍脑袋,虽然心里还有些打鼓,没有对付女朋友爸妈的经验。


        

可贺飞好歹也是一个北方男人,这种事儿哪能让女朋友自己去面对。


        

贺飞北方纯爷们,装王八不伸头的事儿他做不出,这事儿他得出面。


        

所以曲夭夭一说,他蹦了起来。


        

咬咬牙,跟上曲夭夭得脚步,手忙脚乱地开始穿衣服。


        

曲夭夭一愣,看着他,问道:“贺飞!你起来干嘛?


        

我去见我爸妈,和他们说清楚,让他们回去就完了。”


        

贺飞看看她,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对她说:“曲夭夭!


        

你看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你们女人啊!一点儿事儿不懂,你说说。


        

你爸妈这千里迢迢来趟北京,不就不放心你吗?


        

不就要把心放肚子里吗?我不出面像什么话?


        

我贺飞好歹也是你男朋友,能这么没担待吗?


        

这次,我要是躲着不见面,那我还是男人吗?


        

到时候我想娶你,怎么过你爸妈这一关?


        

这事儿不能这么办,我得去接他们。等会儿,我先打个电话给我爸妈。


        

让他们准备准备,定个酒店,我们先去车站接了你爸妈。


        

然后带他们去酒店见我爸妈,两家人见个面……”


        

曲夭夭惊呆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鬼?贺飞这是要干嘛?她爸妈只是过来抓她的,她说清楚就好了。


        

什么担待?什么娶她,这才多久,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


        

还要两家人见面,她彻底懵圈。


        

表示搞不懂贺飞的节奏,她看着贺飞已经穿好衣服,去打电话了。


        

她吓了一跳,裙子还没穿好。


        

赶紧去追贺飞,准备去抢电话。


        

父母见面,这么正式的事,她压根没想好。


        

谁知道贺飞严肃的眼神冲她扫过来,把她盯得一愣。


        

贺飞那头,电话已经接通了,曲夭夭傻眼了。


        

只听贺飞认真地和他那同样认真的老爷子,像模像样地安排着酒店的细节。


        

老爷子那头似乎还问了贺飞一些问题,贺飞老老实实地回答。


        

曲夭夭惊呆了,她咬咬嘴唇,没有动。


        

等贺飞打完电话,他看了看曲夭夭。


        

笑了笑,走过来,摸了摸她的脑袋,温柔地说道:“别担心,夭夭!


        

我爸说,接了你爸妈后,先上我家去坐坐。


        

女方父母第一次到这边,基本礼节,先上我家看看。


        

让他们放心,晓得我们是正经人家,放心把女儿交给我们。


        

然后看你爸妈的心意,我们再安排酒店用餐。


        

夭夭,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绕过曲夭夭背后,帮她拉上裙子的拉链。


        

曲夭夭楞了一下,贺飞那句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让她心中一动。


        

模糊中,过往的记忆,让她的心扎了一下。


        

对比太强烈了,她没有想到,她完全没有上心的事。


        

在平时看起来,完全不靠谱的贺飞身上,居然看得这样重。


        

她刚刚注意到,平时穿着一向休闲的贺飞。


        

居然穿了衬衫,西裤,还换上了皮鞋。


        

她看着穿得这样正式的贺飞,有些好笑。


        

她盯着他,调侃他,说道:“贺飞,难得啊!今天这么上心。


        

话说,你做些事,都没有问过我。


        

你这样,不觉得有些太快了吗?”


        

贺飞没有笑,他走到曲夭夭前面。


        

坐了下来,拉着她的手。


        

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曲夭夭!我有事儿和你说。”


        

曲夭夭楞了一下,贺飞这样认真,口气也很严肃。


        

认识他以来,他很少用这种态度和她说话。


        

不晓得是什么重要的事,她也收敛了笑容,看着他。


        

贺飞脸色有些微红,说道:“夭夭!我不管你怎么想。


        

但是从你答应留下,做我女朋友,我就打算告诉你。


        

我得对你负责,我没想谈恋爱玩玩。


        

我是认真的,对你,冲着谈婚论嫁去的。我妈说得对。


        

我们老贺家得有规矩,不会做那种占了人家便宜,耍无赖的事。


        

我本来打算,等过一阵子,再和你谈这个事儿,带你去见我爸妈。


        

现在,你爸妈既然来了,这事儿就得提上日程。


        

两家人见见面,也让你爸妈知道。


        

我对他们女儿的重视,咱俩儿才能处下去。


        

所以吧!这事儿不需要问你同意,这是我的态度。


        

我要这点态度都没有,我不混蛋吗?


        

夭夭,我说这些,就是让你知道。


        

我贺飞既然和你在一起,做了你男朋友。


        

就会对你负责,保护你,照顾你。”


        

曲夭夭咬着嘴唇,脸色微红,心中却满是感动。


        

想不到,她在贺飞心中,居然有这种地位。


        

她想起,老娘老早和她说过,一个男人对你是不是喜欢。


        

只看一样,他愿不愿意带你去见家人,会不会娶你。


        

现在社会虽然更开放了,但对女人来说,万变不离其宗。


        

最后的保障还是落到了男人的尊重,和婚姻的承诺上。


        

贺飞的态度很清楚,他对曲夭夭的尊重也是放到了细节上。


        

曲夭夭不傻,她尽管漂亮,性感。


        

却相当清楚,男人喜欢你是一回事,愿意娶你却是另外一回事。


        

她想起贺飞在舞厅外,和她说过的话。


        

这句话她一直记在心中,这也是她那天控制不住自己,去找贺飞的原因。


        

她很清楚,贺飞是那个真正在意她,不困于她皮相的那个人。


        

而现在,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了他对曲夭夭的认真。


        

曲夭夭心中感动,她笑了笑,难得温柔地说道:“晓得了!贺飞。


        

你说的我都记住了,既然你要去。


        

我先提前告诉你一声,我爸还好,我妈超级难搞。


        

你要有心理准备。”


        

贺飞一汗,脸色有些发白,他虽然不太关注新闻,可也晓得。


        

上海丈母娘的难搞是全国出名的,人家曾经在婚恋市场上掀起滔天巨浪。


        

推动过中国GDP的进步,对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起到过功不可没的作用。


        

他看看曲夭夭,咬咬牙,说道:“曲夭夭!你别吓我。


        

我这样的,也算北京不错的土著了。


        

未来可期,至少有房有车,成长空间也不错。


        

对你也算死心塌地,他们女儿跟我,不会吃亏的。


        

只要你妈不想你嫁李嘉诚什么的,我估计我也能凑合吧?”


        

曲夭夭浅笑兮分,对贺飞的态度很是满意。


        

她走过去,往贺飞大腿上一坐,搂了他的脖子。


        

笑着说:“嗯!听你这么说,我觉得也还凑合。


        

不过,你少说了一样最重要的。”


        

贺飞被曲夭夭搂着,大为舒坦,尤其是他有着北方男人的大男子主义。


        

最喜欢曲夭夭这种私下相处,不时撒个娇,坐个大腿,对他亲热的赶脚。


        

他美得眯起眼睛,手不自觉地朝曲夭夭的蚂蚁腰拢了过去。


        

笑着说:“还少了什么重要的,曲夭夭,你是想说我体力不错吗?


        

我看,这事儿,就不需要和丈母娘报备了吧?”


        

曲夭夭一汗,没和这货谈恋爱之前,倒还没觉得。


        

还以为他是个正经货色,谁知道谈了恋爱,被她一开发。


        

才晓得这货下流得不得了,三句话不离本行,动不动就往拉天窗上扯。


        

她脸色一变,咬牙切齿地吼他:“滚!你个流氓!”


        

贺飞一汗,看曲夭夭生气了,赶紧晃着她,笑嘻嘻地说:“好了!


        

算我说错了,还不行吗?夭夭,你赶紧说。


        

到底什么重要的事儿?我们还得赶紧去接你爸妈呢!


        

你赶紧和我说,等下我见了他们,报条件时加上。


        

万一少了你说的这个重要条件,他们不同意怎么办?


        

我好不容易找个喜欢的,可不能被他们给我搅黄了。”


        

------题外话------


        

这一章写给所有在朝着婚姻走去的姑娘们,姑娘们,别以为时代变了,社会开放了,就不需要承诺了,相反,越是这样,承诺越是重要,贺飞这样的男人,毛病不少,但有一样,他的态度,他愿意负责,不耍流氓的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至少比那些打着恋爱旗号,堂而皇之耍流氓,占便宜的渣男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