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六十九章 光明正大的女朋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飞突如其来的胆大和亲昵,让曲夭夭呆了一下。


        

她和贺飞之间,从来没有这样直白地讨论过这个问题,就算是和贺飞躺过一张床后,也没有。


        

其实不是贺飞不愿谈,而是曲夭夭不想谈。


        

之前,她没想给过贺飞机会,自然也就不关心他到底怎么想?


        

也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喜欢她。


        

对贺飞,她从未用过手段,贺飞和她之前的那些男朋友都不同。


        

曲夭夭要是把谁视作了目标,你懂的,她会发挥出所有的优势。


        

真实与否咱们就不考量了,关键是呈现出来的绝对完美。


        

套用王勃的诗词,身段与美色齐飞,温柔共热情一起,72般手段都上。


        

这种架势,几乎没有男人能逃脱她的手掌心。


        

而贺飞,这是个绝对的例外。 记住网址m.dzs5.com


        

贺飞因为一开始不是曲夭夭的菜,没有被她特殊对待。


        

见识的都是她最真实,最泼辣的一面。


        

她对贺飞,毫无温柔对待,更无美色诱惑。


        

可偏偏这样的曲夭夭,贺飞说他爱了,现在贺飞问她。


        

曲夭夭想不通,她的眼神中划过一丝迷茫。


        

她歪着头,看了贺飞半天。


        

半晌,她笑了,烈焰红唇笑得火辣无比。


        

今天的曲夭夭,被刺激过后,厌倦做一个乖孩子。


        

她朝贺飞勾勾手指,神情魅惑无比。


        

贺飞心中一动,脸色微红,居然控制不住,朝她靠了过去。


        

曲夭夭附到贺飞耳边,魅惑的声音传来,说道:“我懂了!


        

贺飞,你有特殊嗜好,喜欢被人虐待?”


        

二货贺飞本来兴冲冲地凑过去,想着曲夭夭那个神情。


        

没准说点什么软绵绵的情话,让他甜甜心。


        

谁知道她今天不晓得哪根筋搭错了,说出的话如此混账还重口味。


        

尤其在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和曲夭夭一诉衷肠的时候。


        

曲夭夭这句话,比楚肖和那群长舌妇黑他的话,更让他气愤和难过。


        

因为说这个话的人,是曲夭夭。


        

他脸色一变,猛地把曲夭夭一推,看着她,眼神中满是怒火。


        

曲夭夭猝不及防,被他一推,推得撞了栏杆。


        

她也怒了,看着贺飞,吼他:“贺飞!你发什么疯?”


        

贺飞抱着胳膊,咬着牙,瞪着她,吼了回去:“曲夭夭!


        

你说的是什么鬼话,我对你怎么样?


        

你不清楚吗?你有没有心?”


        

曲夭夭脑子一抽,憋屈一天了,怎么哪儿哪儿都不顺。


        

明明自己才刚刚给贺飞解了围,怎么这货翻脸比翻书还快?


        

曲夭夭怒了,根本没有仔细去想,贺飞为什么会气愤的原因。


        

她只知道,贺飞居然也来吼她。


        

她直接炸了,吼道:“我就是不清楚,贺飞,你以为你多高尚?


        

你不就看我胸大,脸蛋漂亮吗?真以为我是三岁孩子吗?


        

这么好哄?你们男人都一副德行,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


        

你和里面的楚肖那种烂人有什么区别,你想说什么?


        

是不是想说对我是真爱,以为我听了感动后就和你上床?


        

你是不是以为我今天帮了你?你再表表衷心就可以把我哄到手了?


        

你这是做梦,你……”


        

贺飞惊呆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曲夭夭。


        

就像看到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在自己眼前轰然破碎。


        

他静静地看着曲夭夭,脸上露出一丝难过。


        

曲夭夭本来还想发泄下去,可等她看清楚贺飞眼神中的惊讶,脸上的难过时。


        

她猛地刹住了话头,她开始清醒过来,模糊中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曲夭夭不说话了,贺飞看着她。


        

低下头,沉默半晌,轻轻说道:“曲夭夭!你说的这些话。


        

是在羞辱你自己,你真的这么希望男人们这么轻视你吗?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可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脸,也不是因为你的身体。


        

我喜欢你,是因为你从不放弃的勇气,还有面对危险时,保护别人的善良。


        

这些,我没有在别人身上找到。


        

现在看下来,原来,这些你从不在意。


        

我想,我明白了,你不喜欢我,所以你才会用刚才的话来拒绝我。


        

对不起!我该走了,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


        

贺飞离开了,曲夭夭像被闪电击中。


        

全身麻木,眼睁睁地看着贺飞失望离去。


        

她胃里开始翻腾,这是漂亮的曲夭夭24年来。


        

第一次有人这么告诉她,喜欢她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勇气和善良。


        

贺飞说得没错,曲夭夭的人生字典中,从未以这两点为傲。


        

她的老娘,在她成长之初,就是告诉她。


        

勇气这种特质,最好少出现在女人身上,勇气这个词,等同于二。


        

而善良,用她老娘的话来说,跟草包差不多。


        

什么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不都说的是善良这个傻叉的倒霉吗?


        

曲夭夭今天想了一下午,制定了周密的报复方案。


        

第一个要掐灭的,就是自己之前那养虎为患的善良。


        

可她没有想到,恰恰是这些,她拼命想摒弃的,是贺飞喜欢的。


        

曲夭夭浑身冰凉,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泪流满面。


        

她不知道贺飞的话,对她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只知道,贺飞离开时,她真的很难过。


        

她开始记起,贺飞和她认识的点点滴滴。


        

她终于明白,不止她对他是特别的。


        

他对她而言,他也是特别的,他和她之前认识的男人都不同。


        

他不会甜言蜜语,也没有风度翩翩,更没有什么浪漫情怀。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他,却在被她打到墙角。


        

抓得满脸包时,还保持着一个男人基本的底限。


        

在她生病胃痛,需要帮助时,从来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过。


        

他总是嘴上强硬,心中却一直很柔软。


        

他陪着自己,帮了自己,喜欢自己。


        

却从未因为他做的这些,提出任何非分的要求。


        

等曲夭夭明白过来的时候,她冲进了舞会,到处找贺飞。


        

可惜,贺飞已经离开舞会了。


        

曲夭夭的心沉到了谷底,她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如果让她把今天经历过的事情,做一个排序。


        

她惊讶地发现,贺飞离开这件事,对她而言,才是最糟糕的。


        

曲夭夭垂头丧气地站在大厅里,第一次,她不再想做众星捧月,万人迷的那个人。


        

好多人和她说话,她置若罔闻。


        

直到,贺峰走到她面前。


        

静静地看着她,朝她伸出手。


        

轻轻说道:“夭夭,跳一支舞吧!你今天很漂亮。”


        

曲夭夭有些恍惚,懵懵懂懂地陪着贺峰跳了一支舞。


        

脑海里却全是贺飞搂着她,生涩,幸福的模样。


        

她累了,一曲终了。


        

她再也受不了,对贺飞的想念,开始如杂草一样在她心中肆虐丛生。


        

贺峰盯着她,觉得她有些不对劲,神情落寞,双眼失神。


        

他还是第一次,发现一个女人在和他跳舞时,是这种神情。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曲夭夭,握住她的柔滑,圆润的双肩。


        

有些担心地问道:“夭夭!你怎么了?你……”


        

曲夭夭突然抬起头,看着他,轻轻说道:“贺总!对不起!


        

我想我该走了……”


        

贺峰呆了一下,曲夭夭不再说话,离开他,抽身离去,走得决绝无比。


        

出了舞会的曲夭夭,没有任何犹豫。


        

把电话拨给了贺飞,贺飞手机关机了。


        

她不甘心,一遍遍打过去,祈祷他什么时候开机,能回应她。


        

可惜,她的祈祷没有用。


        

曲夭夭等了两个小时,找了两个小时。


        

她打了部门里所有她认为能联系到贺飞的人。


        

可惜,谁都找不到贺飞。


        

终于,她放弃了,她累了。


        

这漫长的一天,她过得好辛苦。


        

她的心累了,她告诉自己,没有例外。


        

不管自己怎样努力,最后的结果都是失败。


        

既然最后都是失败,为什么还要努力?


        

曲夭夭心灰意冷,垂头丧气,狼狈不堪。


        

夜深了,她拖着沉重的,像灌了铅一样的双腿,回到自己的住处。


        

等她一脚跨出电梯,她楞住了。


        

她的门口,坐着那道她熟悉无比的身影。


        

贺飞看到她,有些尴尬,他悻悻地站起来。


        

自我解嘲地说:“曲夭夭,我就坐一会儿。


        

没想到你这么快回来,我马上就走。”


        

曲夭夭找了一个晚上,没想到这货居然在她家门口。


        

她怒火中烧,猛地走上去,把贺飞往门上一推。


        

吼道:“为什么不开机?知不知道我打了你多少个电话?


        

找了你多久?为什么一声不吭就离开?


        

为什么不等我?”


        

贺飞楞了一下,被曲夭夭推到门上,撞了一下。


        

本来有些恼火,可听了曲夭夭的话,心中欢喜万分。


        

他急切地拉了曲夭夭的手,说道:“夭夭!你真的打我电话了吗?


        

你真的在找我吗?你没有骗我吧?”


        

曲夭夭气急败坏,猛地一甩手,推开他,冷着脸。


        

说道:“假的!你可以滚了!


        

没人找过你,也没人喜欢你,我一点都不在意你。”


        

贺飞被她推在一旁,低着头思考,没有说话。


        

曲夭夭不理他,自顾自开着梦。


        

贺飞猛地将手伸进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真的关机了。


        

曲夭夭已经开了门,准备进门了。


        

贺飞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伸手一捞,把曲夭夭捞在怀里。


        

曲夭夭脸色一红,拼命挣扎,推他,吼他:“贺飞!给你我滚远一点……”


        

贺飞笑笑,看着曲夭夭,轻轻说道:“我试过了,曲夭夭,


        

我想离开你远远的,可到最后,还是滚到你这里来了。


        

是你自己说的,你找过我。


        

现在,既然你找到了,就把我留下吧!”


        

曲夭夭又羞又急,瞪着他,吼道:“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叫人了!”


        

贺飞笑得很得意,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曲夭夭,你想不想知道我怎么上来的?


        

我刚才溜达到楼下大堂,大堂经理小张和我打招呼。


        

说我是你男朋友,直接刷卡让我上来了。


        

我很开心,原来,在他们眼中,我是你男朋友。


        

所以,曲夭夭,我抱你,在他们眼中,这是我的权利。


        

你叫人,估计没人会搭理你。”


        

曲夭夭不说话了,她抬起头,看着贺飞,从这个角度看过去。


        

他今天很帅,连曲夭夭也承认,贺飞的脸,长得被楚肖好看多了。


        

楚肖那一款,有后天修饰的成分。


        

而他这一款,是传说中的天生丽质难自弃。


        

稍微打扮一下,真的很出彩。


        

她看着得意的贺飞,笑了,眼神中闪烁着一丝丝光芒。


        

说道:“嗯!男朋友?贺飞,你这个男朋友当得有些敷衍啊!”


        

贺飞楞了一下,看着怀中貌美如花的曲夭夭。


        

说道:“敷衍?曲夭夭,你什么意思?”


        

曲夭夭眼神一动,心中叹口气,晓得贺飞这款,接灵子的本事有限。


        

她只好自己行动了,她踮起脚,笑了笑。


        

轻轻说道:“贺飞,你看好了,我给你示范一下……”


        

贺飞一呆,还没反应过来。


        

妖精曲夭夭的小手,已经缠上了他的脖子。


        

拉下他的头,红润的唇贴了上去。


        

贺飞的脑子“嗡”地一声,有些迷糊起来。


        

终于,贺飞按捺住自己起伏的情绪。


        

有一件事,他需要确认。


        

他扶着曲夭夭的双肩,托起她的下巴。


        

急切地问道:“夭夭!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曲夭夭震惊了,这当口,贺飞关心的事,还真是特别。


        

曲夭夭看着他,似笑非笑,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贺飞点点头,说道:“对我来说,很重要!


        

夭夭!我不要你以为,我对你只是一时的情动。


        

夭夭!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女朋友,光明正大的那种。”


        

曲夭夭笑了,贺飞果然是最特别的那个。


        

她感觉自己有些不一样了,过完她讨厌的奇葩,现在居然有些喜欢。


        

她犹豫了一下,想起那张早上看过的相互依偎的照片。


        

下定了决心,说道:“好!贺飞,我做你女朋友!”


        

贺飞欣喜若狂,猛地抱起她,转了个圈。


        

他的情绪感染了曲夭夭,真实的感情骗不了人。


        

两人的感觉第一次神同步,原来,贺飞开心,曲夭夭也会开心。


        

贺飞终于把曲夭夭放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她,坏笑道:“曲夭夭!


        

这次,让我给你示范一下,我这个男朋友当得并不敷衍。”


        

曲夭夭笑得很开心,眉眼如画,轻启红唇,说道:“唔!我等着……”


        

贺飞半分犹豫都没有,朝她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