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六十三章 跟我回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曲夭夭一大早出现在行政部老金的办公室,却吃了闭门羹。


        

情况老金晓得了,对于曲夭夭的情况,作为资深HR,他的消息来源相当广阔。


        

职业的敏感,加上老金经年累月战斗中积累的经验。


        

老狐狸眼珠一转,连报告都没接,就把曲夭夭拒之门外了。


        

他说了一大堆官方的话语,总结起来就两句话。


        

情况复杂,他需要考虑考虑。


        

曲夭夭不甘心,说了一箩筐的话,他笑眯眯听了,就回了一句话。


        

他要和管理层研究研究。


        

曲夭夭差点气岔了气,她就一助理,还是炮灰那种类型的助理。


        

随时随地准备为了大业牺牲,被贺飞扫地出门的那种。


        

不知道情况的,听到老金那句话,还以为曲夭夭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工作。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情况复杂,还要管理层研究?


        

研究个屁啊!曲夭夭总算明白了。


        

情况变了,曾经她和老金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对老金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负责帮他顶着贺飞的枪林弹雨。


        

现在她想不干了,拍屁股走人了。


        

老金给她玩太极手法了,言下之意很清楚。


        

这活她不干还不行!毕竟她这样战斗力的炮灰,实在难得一见。


        

别的不说,就冲最近传到老金耳朵中的风言风语。


        

贺飞现在一见曲夭夭就怂了,现在对曲夭夭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节奏。


        

人精老金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嗯!有戏啊!


        

这场戏,不止老金,大家都想看下去。


        

这当口曲夭夭要是跑了,这戏就没法看了。


        

就算老金答应,群众也不答应啊!


        

所以,老金还真不是诓曲夭夭的。


        

不夸张地说,群众翘首期盼这么久,就跟被孙猴子折腾的天兵天将似的。


        

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如来佛祖,你说这五指山都盖下来了。


        

佛祖突然对群众说,你们慢聊。


        

我先撤了,你说这事群众能答应吗?


        

作为深得群众拥护的老金,怎么能为了曲夭夭的一己私利?


        

站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呢?


        

于是,曲夭夭的糖衣炮弹不管用了,乡里乡亲也攀不上了。


        

老金开始和她装模作样,公事公办。


        

曲夭夭大清早就去了行政部,磨叽了一个上午。


        

老金喝了三杯浓茶,表情是温和的,态度是坚决的。


        

曲夭夭终于明白,自己踩坑了,进来容易,出去难了。


        

当然,人精老金不会做那种明着讨人嫌的事。


        

他笑容可掬地拍拍曲夭夭的肩膀,安慰道:“小曲!这事吧!


        

你还得等等,你晓得,当时我们招这个职位招得多急。


        

这个岗位相当重要,你做了后。


        

成绩有目共睹,大家都觉得你相当胜任这份职位。


        

这一点,公司相当感谢你的付出和努力。


        

你看这样,你的要求我知道了。


        

我们讨论讨论哈!你也晓得,这种事情也需要流程。


        

管理层讨论也需要时间,再说,你这个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


        

没人可以替补,就算要走,也要等新人进来,适应工作再说。


        

你看啊!首先我们要先发布招聘广告。


        

还要等合适的时间,找到合适的人。


        

就算人找到了,还要等总经理批示,贺飞满意。


        

你看这圈下来,怎么着也要几个月了……”


        

老金掰着手指,给曲夭夭算账。


        

曲夭夭一听,直接暴起了!


        

“什么?几个月?”


        

老金看着她,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说道:“夭夭,我这是说的一个流程而已。


        

当然,我不排除有加快的可能。


        

但是你看哈!光一个流程就涉及这么多人。


        

你知道,尤其是贺总和贺飞这边,能让他们满意的不多……”


        

老金说完,偷眼看了一下曲夭夭,低头,嘴角抿着笑。


        

喝了一口茶水,曲夭夭傻眼了了。


        

整个人垂头丧气,这是入了狼窝的节奏吗?


        

几个月?自己怎么能留在北京几个月?


        

我要回上海,我一定要回上海!


        

曲夭夭这样告诉自己,她算是明白了。


        

老金话里话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反反复复提的不就是贺飞,贺峰嘛!


        

不行就找这两人了,我就不信,如果他们都批了。


        

他还要讨论个屁,以前贺飞部门没有助理,不也这么过了吗?


        

怎么自己才来一个月,这个职位就非自己莫属了。


        

她看看老金,毕竟还没有走人。


        

只要做一天,终归不能撕破脸皮。


        

曲夭夭不是贺飞,她的成就是靠一步步努力,一步步算计得到的。


        

她可不是什么裙带,她对这个社会的关系厉害,了解得很清楚。


        

她想了想,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关门过节。


        

老金也不算全无良心,话里话外也给她点了点。


        

她叹了口气,毕竟也是通透的人。


        

曲夭夭压下心中的不快,表现得很克制,很有礼貌。


        

居然勉强笑了一下,说道:“谢谢金老师,麻烦您了!


        

这样吧!我这边自己走一下流程吧!


        

嗯!如果贺总能批准我的辞职,您看您这边……”


        

老金笑了,果然是上海姑娘啊!这个灵光劲。


        

怪不得她能降了贺飞,可惜了!老金不傻,早看出来了。


        

曲夭夭的本事,决定她终非池中之物。


        

可惜了,她这是下定决心要走。


        

不然,有她牵制贺飞,至少还能让自己太平几天。


        

这种事,就看她的造化了。


        

只不过,呵呵!以老金对楼上那位的了解。


        

曲夭夭这个级别,对他而言,还嫩了点。


        

这个球踢给他了,他的手段可比老金厉害多了。


        

但是老金还是很爽气地回了,对于老狐狸老金来说。


        

这种嘴上卖点甜头,又不需要实际付出的事情,做做无所谓,还能收买人心。


        

小曲还是有用的,人家那什么,帮自己挡了不少枪子儿,这点人情还是要卖的。


        

再说,精明的老金知道,楼上那位不会轻易放曲夭夭离开的。


        

既然如此,后面大家还要合作,感情基础还是要的。


        

想到这里,他开始拍胸脯了,和曲夭夭表态。


        

说道:“哎呀!小曲,你说哪里话!


        

要是贺总都批准了,我还能为难你不成?


        

小曲,你是多聪慧的一个女生,你明白就好!


        

我这边吧!就是一个后勤协调部门。


        

凡事都轮不到我这边做主,你只要前面的流程走清楚。


        

到我这里,咱俩是老乡,还能为难你吗?


        

小曲,你放心,我年纪长你一些,也算是你的长辈了,我肯定会关照你的。”


        

老金的场面话说得很顺,曲夭夭知道。


        

他倒也不算是说谎,上次她打了贺飞,闹到老金那边时。


        

确实说到了贺峰这一出,看来这事还得找贺峰。


        

曲夭夭咬咬牙,谢过老金后。


        

转身朝贺峰的办公室去了,她想得简单。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就他了,以她之前对贺峰浅薄的认识。


        

她想着他那人也算和蔼可亲,善解人意。


        

堂堂一个公司的老总,在一个小员工离职这种问题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阻挠吧!


        

再说,那天他过来部门里也看到了,自己和贺飞八字不合。


        

吵吵闹闹对部门也不好,现在还又闹了这一出。


        

更不可能在一个屋檐下工作了,自己装装可怜,没准这事他能批。


        

曲夭夭这样想着,眉宇开始舒展。


        

想着想着,她的心情开始好了起来,一扫刚才在老金那里的郁闷。


        

她却不晓得,她前脚刚离开老金的办公室。


        

后脚老金就把电话打给了贺峰,贺峰的语气平静。


        

就连老狐狸老金都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哦!”了一声。


        

再说了一声:“我知道了!”


        

后就挂了电话,老金笑了。


        

曲夭夭,此行凶多吉少。


        

高手过招,只言片语,已经能明白别人心中所想。


        

贺峰明显胸有成竹,听老金说曲夭夭去找他的事情。


        

居然连一丝惊讶都没有,他不表态就是最好的表态了。


        

老金明白了,曲夭夭,这辞职没戏了。


        

曲夭夭辞不了职,就说明这个炮灰还得当下去。


        

一想到不用直接和贺飞那个妖孽打交道,老金居然不厚道地站起身。


        

哼起了歌,乐滋滋地给自己办公室那盆,开得正艳的兰花浇水去了。


        

****************


        

在贺峰那张舒适的沙发上坐了两个小时后,曲夭夭更加郁闷了。


        

好心情一扫而空,她踏入贺峰的办公室。


        

就被贺峰热情地接待了,让小静把她引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静端茶送水,相当热情。


        

曲夭夭有些受宠若惊,本来笃定,这下有戏了,可等她坐到沙发上。


        

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贺峰都投入到了工作中。


        

电话不断,不时抬头和曲夭夭表达歉意。


        

歉意是有了,可该怎样,还怎样。


        

丝毫没有停下来,听她说话的意思。


        

就这样几个电话下来,贺峰的声音越发欢快了。


        

神态也更加轻松,和朋友约个高尔夫,都能讲半个小时电话。


        

曲夭夭刚开始还正襟危坐,不时露出礼貌的微笑。


        

等贺峰理她,可两个小时过去了。


        

她脸都笑僵了,贺峰还是没空理她。


        

不得不说,贺家两兄弟在收拾曲夭夭上。


        

取到的效果都惊人的相似,不同的是。


        

贺飞靠他的二和横冲直撞,蛮不讲理。


        

而贺峰靠的是他的智商和精心算计,稳扎稳打。


        

不管怎样,倒霉的曲夭夭,落到他们手上,算是败给他们了。


        

好不容易等贺峰打完电话,曲夭夭站起来。


        

刚要说话,贺峰站了起来,装模作样地看看表。


        

把书桌旁边衣架上的外套拿了起来,喊了一声:“小静!帮我叫司机小秦!”


        

小静闻言进来了,说道:“贺总,已经叫好了!


        

您可以下去了!”


        

贺峰点点头,看看曲夭夭,说道:“真不好意思!小曲!忙了半天。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曲夭夭苦着脸,他都要走了,还问自己什么事?


        

这事儿,能一时片刻讲清楚吗?总要给自己点时间吧!


        

贺峰盯着她,曲夭夭犹豫了一下。


        

想想贺飞的可怕之处,还是决定不开眼一次。


        

死就死了,拖住贺峰讲清楚吧!反正要离开了。


        

不在意人家怎么她了!


        

她咬咬牙,看着贺峰,说道:“贺总!


        

是这样的,我打算辞职了,我……”


        

贺峰恍然大悟的样子,边往门口走去,边说:“是这事啊!


        

嗯!我知道了,小曲,这事儿是贺飞不对。


        

你放心,等我有时间,一定好好说说他。


        

你放心大胆地在公司干下去,有什么情况就和人事部反馈。


        

老金那边会及时处理的!


        

好了,先这样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都不等曲夭夭回答,一阵风似的闪出了办公室。


        

曲夭夭傻眼了,这算是个什么答复?


        

什么叫人事部会及时处理,处理什么?


        

处理个屁啊!这等于把球又踢回了老金那边。


        

曲夭夭抓狂了,真的败给他们了。


        

自己就是个小员工,试用期还没满,辞个职而以。


        

需要这么麻烦吗?


        

贺峰跑了,她也无计可施!


        

只好拿了辞职信,垂头丧气地走出贺峰的办公室。


        

欲哭无泪,想了想。


        

还是先回办公室再说吧!这辞职还没有弄好。


        

就是说自己还是公司的员工,总不能在外面晃荡。


        

总归要回到办公室做事的啊!唉!她郁闷万分,还是要回去面对那个二货贺飞。


        

一向勇往直前的曲夭夭,想到贺飞昨天那张难过的脸,居然有了一丝瑟缩。


        

他要是还是那副德行,估计自己就得请假了。


        

曲夭夭虽然貌似凶猛刻薄,其实心肠很软。


        

是那种看感情戏都会掉泪的人,她最受不了别人一脸丧气,难过万分的样子。


        

尤其那个人还是贺飞,成天在自己眼前晃悠的贺飞。


        

她磨磨蹭蹭地回到公司,一眼看到了那个在座位上,聚精会神工作的贺飞。


        

面色平静,不悲不喜,曲夭夭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他总算还算自然。


        

她轻轻走了过去,一个屋檐下,总不可能不打招呼吧!


        

她勉强憋出一个笑容,冲贺飞说道:“嗯!贺飞,你来了!”


        

贺飞些微点了下头,并没有多余的话,脸色如常。


        

曲夭夭咬咬嘴唇,犹豫片刻。


        

轻轻从他座位上走过,贺飞没有别的反应。


        

曲夭夭打开电脑,目光落到桌上的辞职信上。


        

她犹豫了一下,这暂时走不成,是不是要和他说一声?


        

她打开电脑,上了QQ,找到了贺飞。


        

敲出了一行字:“贺飞,我的辞职报告,人事部那边说还要走流程。


        

还没有批准,我可能还要留几天。


        

这几天,你有工作安排可以直接和我说。”


        

贺飞回得很快,还是一个:“好!”字。


        

曲夭夭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开始整理自己电脑上的文件,给自己找点事。


        

谁知道刚整理了一会儿,贺飞就给她发了一个文件。


        

还是原来的要求,要她编辑游戏的文案。


        

曲夭夭心中苦笑一声,他倒是不客气,没打算让自己闲着。


        

算了,反正没走,该做的总要做。


        

贺飞没说这份文案什么时候要,曲夭夭也没有问。


        

总归抓紧做了,曲夭夭工作的激情被点燃。


        

她投入到工作中,倒也不再去想让自己烦恼的辞职的事。


        

一屁股坐下的曲夭夭半天没有起身,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直到贺飞端了杯咖啡在她面前,顺便地给她一块点心,上海寄过来的。


        

曲夭夭心中一暖,看看贺飞,会心一笑。


        

贺飞楞了一笑,没有说话,曲夭夭的笑容感染了他。


        

他也朝曲夭夭笑了一下,轻轻说道:“给你带的零食糕点什么的,我放茶水间的冰箱了。


        

你想吃的时候,随时去拿!”


        

曲夭夭点点头,轻轻说道:“好!”


        

贺飞重新坐了下来,心情很好,嘴角一直挂着笑。


        

曲夭夭喝着咖啡,吃着点心,嘴角也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贺飞今天早离开了,据小刘说。


        

贺总那边有一个重要的客户,要他一起去陪同吃饭。


        

本来这种事,不用贺飞出马的。


        

以前都是杨洋阳出面的,毕竟这也算是外联部的工作。


        

二货贺飞搬石头砸自己脚,闹出这一出,杨洋和贺峰闹崩了。


        

撂了挑子,不理贺峰了,贺峰无奈。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和这种重要客户会面,贺峰当然只会叫自己最信任的人。


        

贺飞虽然二,可却是贺峰最信任的人。


        

再加上技术方面他最熟悉,这种事情,谈业务的事,叫他最适合不过。


        

贺飞无奈,从陆芳口中知道,杨阳和贺峰闹崩的事。


        

知道这事和他的无端猜疑脱不了关系,他事后找到杨阳解释过。


        

可杨阳一副死心的样子,她计较的不是和贺峰之间的误会。


        

她在意的是,贺峰那个时候对她的态度。


        

贺飞傻眼了,不晓得事情严重到这种地步。


        

可对这种情况,直男癌贺飞表示无能为力。


        

他一向擅长的是点火,管杀不管埋的那种,灭火他表示不会。


        

因为有了这层愧疚,他只好做了贺峰的跟班,硬着头皮做他根本不擅长的应酬。


        

结果这场应酬的结果,就是晚上十点,曲夭夭接到贺峰的电话。


        

号称贺飞的爸妈出远门了,他有应酬走不开。


        

让她履行做助理的责任,把贺飞领回家。


        

曲夭夭震惊了,电话那头贺峰也说得不甚清楚。


        

她来不及多想,因为担心贺飞,打上车。


        

风驰电掣赶往了贺峰说得酒店,一进酒店包房。


        

她就震惊了,贺飞满脸通红,手舞足蹈,正在胡言乱语。


        

贺峰似乎一脸臭屁,相当无奈,看到曲夭夭过来。


        

眼前一亮,把贺飞甩锅给曲夭夭后,就忙不迭地去和客户勾肩搭背去了。


        

据说人家后面有第二拨活动。


        

曲夭夭看着被他拉着还不停晃动的贺飞,在大马路上还动个不停。


        

曲夭夭生怕他脑子抽风,万一出事自己就说不清楚了。


        

她只好勉为其难,双手环抱着他的腰,把他控制在自己怀中。


        

谁知道二货贺飞开始傻笑,曲夭夭比他矮,搂着他。


        

倒是像整个人在他怀中,酒精的催化,让他的胆子大了很多。


        

他猛地用双手捧起曲夭夭的脸,盯着曲夭夭。


        

曲夭夭惊呆了,看着他笑得一脸猥琐。


        

口齿不清地说:“曲夭夭!你知不知道我一直想干嘛?”


        

曲夭夭一汗,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想干嘛?


        

曲夭夭觉得有些不对,她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可她转念一想,以她对贺飞过往的认识,一直被她吊打的他胆子也没大到哪里去。


        

她闻到贺飞身上一身的酒气,有些嫌弃。


        

努力想挣脱他的控制,嘴上敷衍着他。


        

说道:“好了!你别闹了,我马上打上车送你回去!”


        

贺飞怒了,把她的脸一板,吼道:“曲夭夭!你总是这样。


        

不让我说话,我今天偏要说!”


        

曲夭夭汗了,想不到喝了点小酒的贺飞这么难搞。


        

她晓得这个时候的贺飞,头脑不是那么清楚。


        

她只好柔声说道:“好吧!你说,你想干嘛?”


        

贺飞的眼睛里都是小星星,朝曲夭夭凑了过去。


        

曲夭夭以为他要说话,还没有反应过来。


        

贺飞猛地将唇扣在她唇上,重重一吻。


        

曲夭夭脑子一蒙,有那么几秒中的当机。


        

就这几秒钟,她已经被贺飞的气息笼罩。


        

等她反应过来,大怒,猛地把贺飞一推。


        

喝了酒的贺飞全身发软,被她推倒在地。


        

却毫不在意,轻轻说道:“曲夭夭!我一直想做的事就是像现在一样。


        

捧着你的脸,吻你!”


        

曲夭夭摸摸嘴唇,上面全部是贺飞的酒气。


        

她恨恨地瞪了贺飞一眼,转身,准备离开,不再理他。


        

贺飞在她后面像个孩子一样的大喊:“曲夭夭!我就是喜欢你!


        

为什么你一点都不喜欢我?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


        

我这么喜欢你,连做梦都喜欢!


        

为什么你就不是不喜欢我?还一点都不喜欢!


        

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他开始耍赖,坐在地上,大声喊着。


        

曲夭夭走了几步,终于迈不开脚步。


        

贺飞,这个混蛋!她还是做不到把他扔大马路上,让他自生自灭。


        

她恨恨地转身,跑到贺飞面前。


        

气愤地拉扯他,吼他:“你丢不丢人?走,和我回家去!”


        

贺飞一听曲夭夭叫他回家,高兴万分,也不耍赖了,他拉着曲夭夭费力地爬起来。


        

脑子还不太听使唤,说话还有些磕巴!


        

可意思表达清楚了,傻笑道:“嗯!你说的……曲夭夭,不许骗我!


        

唔!……我现在就跟你回家!”


        

------题外话------


        

小美女们,今天先热身,更了6000,明天剑指10000,万更哦!可以期待曲夭夭和贺飞的惊喜了,哈哈!明天元旦有活动,喜欢杠精的亲们入群了解活动详情,还有就是月票都帮敏懿存着,明天记得砸过来,敏懿全收了!送得越多,回馈越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