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四十一章 全能型种子选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曲夭夭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抱着腿。


        

坐在床上,默默地想着心事,半晌没有作声。


        

早上,贺飞带她吃好早餐,把她送回住的地方。


        

看看她,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告诉她,说准了她一天的假,不用去公司后,就离开了。


        

曲夭夭咬咬嘴唇,她记得和楚肖的约定,今天中午,她本来要和楚肖约好去健身,然后吃中饭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强悍的曲夭夭,在面对贺飞逼视的眼光时。


        

竟然有了一丝瑟缩,她叹了口气,毕竟昨晚欠了他人情。


        

看他那个样子,如果自己坚持跑到公司去和楚肖健身,吃饭什么的。


        

他说不定会马上翻脸,还没完全恢复的曲夭夭没有这个底气和他翻脸。


        

她只好有气无力地找了个借口,说贺飞给她交代的任务,还差一些没有完成。


        

她可以去公司做完,谁知道贺飞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记住网址m.dzs5.com


        

哼了一声:“曲夭夭,你倒是积极,不用了。


        

我可不想再把你抱进医院去,你总要让我也休息一下,我看你一个晚上了……”


        

曲夭夭立刻满脸通红,她昨晚虽然痛得死去活来,可还有知觉。


        

她记得贺飞是怎样把她弄进医院的,她也记得贺飞那个时候和她说过的话。


        

号称她好了后,要找她算账。


        

她只好放弃,贺飞的话,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


        

曲夭夭想着,他一定是心中郁闷,毕竟两人之前并不对付。


        

自己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让他这样三更半夜来回奔波,他郁闷是肯定的。


        

这个时候,自己还在他的屋檐下,还是收敛点的好。


        

省得把他惹毛了,她想了想,还是给楚肖发了条短信。


        

说自己临时有事,不能和他碰头。


        

楚肖那边倒还好,只说下一次再约。


        

曲夭夭处理好楚肖的事后,叹了口气。


        

好事多磨,看来这事,还需要自己再花点心思了。


        

她有些烦躁,胃里还有些隐隐作痛。


        

诸事不顺,好不容易取得成果,每次都因为贺飞功亏一篑。


        

可现在,她对这个始作俑者还真恨不起来。


        

不为别的,就为人家三更半夜还为自己奔波。


        

唉!曲夭夭这样左思右想,不知不觉就快到中午了。


        

曲夭夭在床上躺着发呆,郁闷,不想说话,也不想吃东西。


        

她懒得动,彻底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也不想做。


        

谁知道这个时候,她门铃响了。


        

刚开始,她还在纳闷,是谁找她。


        

她想想,会不会是物业的阿姨来打扫卫生了?


        

她这个是酒店式公寓,房间的卫生向来由物业负责。


        

她懒懒地爬起来,也没有换下她那件漂亮性感的丝质睡衣。


        

都是女人,换什么?


        

再说,曲夭夭准备开了门后,和阿姨交代几句后,继续返回床上睡觉。


        

她懒懒地打开门,嘴里喊了句:“阿姨!”后就傻眼了。


        

门外,贺飞拎着大包小包,正抬眼看向她。


        

目光落到她身上,曲夭夭只好尖叫一声。


        

捂住36D飞快地窜回卧室,“砰”地一声把卧室的门关上。


        

贺飞震惊了,还没有从曲夭夭那身让人流鼻血的着装中反应过来。


        

就看到曲夭夭一骑绝尘,飞快地闪进了卧室。


        

曲夭夭的身段本来就好,穿成这样简直曲线毕露,险些闪瞎贺飞的双眼。


        

他足足呆了有两分钟,才从刚才的情形中反应过来。


        

拿着打包小包,抬脚走进了客厅。


        

他来过一次,自来熟,走进曲夭夭的厨房。


        

拿出袋子里的东西,开始忙活起来。


        

等他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曲夭夭总算换好衣服。


        

她总算恢复正常,贪婪地闻着厨房里食物的香气,走到贺飞身边。


        

一边和他搭讪:“贺飞,看不出来,你居然还会烧饭。”


        

一边把小手深向盛好菜的盘子里。


        

贺飞看了一眼馋得像只小猫一样的曲夭夭,毫不怜惜地打了一下她的手。


        

嫌弃地吼她:“曲夭夭,你洗手了吗?去!洗好手再来吃东西。”


        

曲夭夭不甘心地缩回手,不满地看看贺飞。


        

喊道:“要你管,反正都是烧给我吃的,我自己都不嫌弃,要你嫌弃?”


        

贺飞凶她:“谁说给你一个人吃的,我辛苦半天也有一半所有权吧!


        

再说,曲夭夭,你要是吃了不干净的再进医院。


        

还不一样要折腾我,你赶紧的,给我洗手去。


        

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一口都不给你吃。”


        

曲夭夭看着暴君一样贺飞,恨恨地跑到水槽边,开了水洗手。


        

等贺飞把做好的饭菜摆上桌,看着曲夭夭狼吞虎咽地吃着他做好的饭菜。


        

眼神中满是笑意,嘴上去嫌弃地说:“曲夭夭!你慢一点。


        

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样子,饿死鬼投胎的吗?


        

喝点汤再吃,暖一下你的胃。


        

对了!我说,曲夭夭,你好歹也是女人,你就不能给自己做点吃的吗?


        

话说,我在想,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打算中午又不吃东西?”


        

曲夭夭一边喝着汤,一边瞟了她一眼。


        

抱怨道:“贺飞,你怎么好意思说这话。


        

我饿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


        

本姑娘在上海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我就知道你直男癌,谁说女人一定要会做饭的?


        

你不知道的吗?上海这边很多女人都不会做饭的。”


        

贺飞一汗,盯着她,问道:“我问你,曲夭夭,你在上海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不做饭,谁做给你吃?”


        

曲夭夭看看他,像看怪物一样,说道:“我家都我老爸做饭的。


        

实在不行,家里请的阿姨也能顶上。


        

我和我妈都不动的,主要是我老爸。


        

我妈说,阿姨烧的菜没有老爸烧得好。”


        

贺飞险些惊掉了下巴,盯着曲夭夭,说道:“有阿姨,你妈和你还使唤你爸?”


        

曲夭夭不屑地看着贺飞,说道:“喂!贺飞,注意你的语气。


        

什么叫使唤?我老爸最喜欢烧菜了。


        

阿姨烧的他看不上,说我和老妈不爱吃。


        

你大惊小怪什么?你自己不也会烧菜吗?”


        

她边说着,边夹了一口菜塞进自己口中,作陶醉状。


        

笑嘻嘻地说:“嗯!话说,贺飞,你烧菜的技术还真不错。


        

简直是全能型种子选手嘛!


        

有潜质,再多练练,没准就能赶上我老爸了。”


        

她说着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


        

眼神一亮,上下打量着贺飞,看得贺飞发毛。


        

她坏笑道:“这样吧!贺飞,看在你这么有潜力的份上。


        

本姑娘在北京这段时间,就特批你进入我的厨房。


        

时不时帮我弄顿饭什么的,免费给你当食客,练练你的厨艺。”


        

贺飞大汗,鄙视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曲夭夭,想什么好事呢?


        

还免费给我当食客,谁稀罕?我告诉你,要不是看你昨天那个死样子。


        

我才没心情烧饭给你吃,我一个大老爷们给你烧饭,你想得出来的。


        

也就是你,我老妈老爸都没吃过我烧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