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二十九章 贱人就是矫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曲夭夭抓起文件袋,直接将文件袋中一大沓文件翻了出来。


        

囫囵吞枣,很快看了个遍,她开始呵呵了。


        

阴我对吧?功课做得很足啊,贺飞这个操作,就差没把自己的底裤翻出来了。


        

王八蛋!敢耍我?曲夭夭内心的小宇宙开始炸裂,以前只是觉得他二,没想到他还敢使坏。


        

她拿着那张彩色打印出来,有自己工作证的A4纸。


        

看向贺飞,嘴角挂出一丝冷笑,问道:“贺飞!最后问你一次,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贺飞一惊,看看曲夭夭不紧不慢,不慌不忙,脸色阴沉得要滴水的样子。


        

莫名觉得有些心慌,为毛他右眼皮开始狂跳呢?


        

什么情况?自己不是优势占尽吗?抓到她小辫子了吗?


        

她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怕?嗯!或许是她虚张声势,这妞能装!


        

杠精贺飞这样想着,再一次判断失误,给自己壮了壮胆子。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心想,怕什么?自己好歹也185,站着比她高。


        

躺着比她长,还能怕她那除了胸和屁股没有二两肉的身材?


        

今天怎么着也要为北京男人争口气,收拾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上海小娘们。


        

娘希匹,真当老子吃素的吗?


        

他特地喝了一大口的啤酒,酒壮怂人胆子。


        

一股热气冲他心底冒出,他擦擦嘴,挺了挺脊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睥睨着曲夭夭,说道:“怎么着?曲夭夭,胆挺肥呀!


        

都到这份上了,还想威胁我吗?


        

我再说一百遍也一样,要么你自己滚蛋,要么我让你滚蛋!”


        

曲夭夭笑了,点点头。


        

轻轻说道:“我听清楚了,让我先吃两口菜先!饿死小娘了。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事!”


        

贺飞楞住了,她又笑了,他心知不妙。


        

曲夭夭挽起撸了撸袖子,拿起筷子。


        

直接到红汤中捞了一圈,弄了一大碗杂七杂八的菜。


        

好像她也不怕辣了,张大嘴,把菜大把大把地送到自己嘴里。


        

贺飞看傻了,她这是受了刺激,神经失常了吗?


        

曲夭夭在他眼皮下,吃完那一大碗火辣无比的菜。


        

她屏住气,猛地一扬脖子,也不怕胖了,把那一大罐可乐喝了干净。


        

贺飞惊呆了,和曲夭夭做邻居以来。


        

他知道她出了名的作,可乐这种饮料喝一口,都会大呼小叫。


        

号称糖分多,垃圾食品,破坏她的身材。


        

这下,他真的开始觉得不妙了。


        

曲夭夭喝完可乐,开始作伸展运动,扭扭头,拉拉肩。


        

还在贺飞面前做了个扩胸运动,36D更加高耸。


        

看得贺飞大汗,慌忙移开眼睛。


        

曲夭夭站起身,朝他走了过来。


        

贺飞脸色一白,开始心慌意乱。


        

他一边警惕地盯着曲夭夭,朝沙发那头的角落缩去。


        

一边缩一边喊道:“曲夭夭,你想干嘛?


        

我警告你,你别乱来,大庭广众之下……”


        

他话音还没落,曲夭夭已经扑了过来。


        

在火锅店沙发座这种有限的空间,她很好地发挥了自己的优势。


        

不得不说,弄堂里长大的曲夭夭,打架相当有一套。


        

不止气势足,技巧也不错,她把裙子下摆一拉,露出修长雪白的大长腿。


        

贺飞面红耳赤,彻底傻眼了,他别过脸,不敢看曲夭夭。


        

谁知道曲夭夭猛地撞向贺飞,把贺飞撞倒在沙发上,大长腿一跨,往贺飞背上一骑。


        

贺飞一声哀嚎,曲夭夭雨点般的撕扯,掐打直接落在他的俊脸,脖子,和手臂上。


        

贺飞很不争气地再次做了鸵鸟,只来得及护住脸,其余部位只好随便曲夭夭处置了。


        

吃了爆辣火锅的曲夭夭,一腔怒火全部往贺飞身上发泄出来。


        

这妞忒坏,吸取了上次让贺飞破相,不好交代的经验。


        

她专挑他身上柔软的部位撕打,扭转掐,痛得贺飞哀嚎不断。


        

最坏的是,贺飞听到她边打边骂:“王八蛋!敢耍我?


        

敢让我滚蛋,活腻了吗?


        

老娘跟了你三年,你花光我的积蓄,还敢到处劈腿!


        

大家都来看看,这个世纪渣男,人间贱人……”


        

贺飞刚挨打时,爱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就围了上来。


        

开始指指点点,眼看贺飞被按在沙发上暴打,不能动弹,本来对他还有些同情。


        

可等到曲夭夭吼出她的口号,围观群众开始一边倒了。


        

贺飞立刻成了过街老鼠,女的痛恨,男的汗颜。


        

居然没有人上来帮他,贺飞听到人群中男的爆笑。


        

喊道:“美妞,这种贱男甩了吧!收拾一下得了,省点力气。


        

长得这么漂亮,不要一颗树上吊死,考虑考虑中国还有这么多单身汉……”


        

女的同仇敌忾,都在帮曲夭夭,还拿了手机准备拍照。


        

喊道:“姐妹,把这渣男翻过来,拍他的照,人肉他。


        

省得他祸害别的女人……”


        

贺飞大惊,眼见人潮汹涌,人声鼎沸,知道不是开口的时候。


        

他干脆就地卧倒,缩成一团,拼命地捂住脸。


        

吼道:“曲夭夭!你别太过分了,你再打我,我就报警了。”


        

看到贺飞说出如此没骨气的话,人群中发出哄笑。


        

关键时刻,老板气喘吁吁地分开人群,拉住曲夭夭。


        

劝道:“姑娘,哎!姑娘,听大哥一句劝哈!


        

犯不着为这种渣男生气,打一顿已经可以了。


        

再打下去,当心被他讹上。你这么年轻漂亮,以后有大把的人追。


        

不要为这种人渣生气,差不多可以了,啊!姑娘,别气坏身体……”


        

曲夭夭打累了,又被老板拉住,眼看再打不了贺飞。


        

也就不再勉强,她最后再掐了贺飞一把。


        

总算从贺飞身上下来,对着老板笑笑,说道:“不好意思啊!


        

老板,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是这混蛋太可恶了。”


        

曲夭夭刚才披头散发,动作彪悍,老板看了个侧颜,已经觉得肤白貌美。


        

等曲夭夭站起身,面对着他,笑得这样好看。


        

老板震惊了,尤其是面对她那样的人间凶器,立刻犯了花痴。


        

拍着胸脯表态,支持曲夭夭,喊道:“这是当然,我是男人也不帮这种人渣。


        

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放着这么好的女朋友不要,还敢劈腿。


        

简直就是猪油蒙了心,人渣中的战斗机。


        

小姐,今天看你心情不好!这顿我请了,你消消气!


        

我再帮你上个果盘。”


        

贺飞满头包,终于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他气急败坏。


        

冲老板吼道:“她说什么你们都信?你是不是猪啊?说谁人渣呢?”


        

老板冷冷地看着他,说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这里不欢迎你。


        

请你不要无理取闹,我要是你,就赶紧走人,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贱人就是矫情,放着好好的女朋友不要,还去外面搞不清楚。


        

活该挨打,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