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二十八章 图穷匕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曲夭夭心中一喜,嘴角不自主地溢出一丝笑容。


        

贺飞心中冷笑,装,曲夭夭,你接着装,这次看你还不上当?


        

曲夭夭按捺住内心的喜悦,故意淡淡地说:“哦!好吧!


        

既然是你的好朋友,这个忙我还是愿意帮的。


        

嗯!我这几天都没有安排,你看杨经理的时间,她有空的话我都可以。”


        

贺飞心中欢乐无比,看看曲夭夭,这妞道行还真高,看不出她这么沉得住气。


        

他笑眯眯地看着曲夭夭,说道:“这样啊!嗯,还真是要谢谢你了。


        

曲夭夭,看不出你这么热心,这么愿意帮忙。


        

这样吧!既然是让你帮忙,我看看这两天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


        

正好我也要谢谢你,帮部门搞定了这么大个难题。”


        

曲夭夭转念一想,也罢!在公司毕竟太正式,谈事情,拉关系不太方便。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贺飞肯把杨阳叫出来吃饭,简直是绝好的机会。


        

曲夭夭心中筹划已久的事,有了着落。


        

狡猾如她,也不由得喜形于色,她的表情被贺飞看在眼里。


        

贺飞笑了,很是得意,要把这个妖精装进去,还真是不容易。


        

两人各自心怀鬼胎,第一次难得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


        

曲夭夭对贺飞的感觉有了点转变,嗯!现在看起来,他似乎也没有那么


        

讨厌。


        

她妩媚地冲贺飞一笑,甜甜地说道:“嗯!好的!那就麻烦贺经理了。”


        

贺飞扫了她一眼,笑得很开心,说道:“客气什么,是我麻烦你了。


        

曲夭夭,你这么客气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贺飞一下子变得这么懂人情世故,曲夭夭不由得有些诧异。


        

他这是转了性吗?居然这么懂事。


        

她看了一眼贺飞,贺飞的眼神看起来纯净无暇,起到了很好的欺骗性。


        

妖精曲夭夭终于也上了当,难得放下戒心,冲他温和地笑了笑。


        

说道:“那我等您消息,贺经理!”


        

贺飞点点头,笑道:“放心!很快帮你约好!”


        

曲夭夭的心雀跃无比,想不到这件事情这么顺利。


        

贺飞在关键时刻,居然起到了神助攻的作用。


        

接下来的两天,她很是能看人脸色,知情识趣,帮贺飞冲了两天的咖啡。


        

很好地缓和了和他的关系。


        

当然,向来对利益算计得相当清楚的曲夭夭,这活也不是白干的。


        

期间,她不时暗示,提醒贺飞约杨阳的事。


        

贺飞来者不拒,喝曲夭夭的咖啡,还不时支使曲夭夭帮他做事。


        

曲夭夭为了大局作想,很是帮贺飞做了两天的苦活,累活。


        

更不计前嫌地帮他做了行政分外的工作,比如说那个本该是小刘的活。


        

帮贺飞打出各种游戏的人物,排版,设计什么的。


        

贺飞自从看了一次,曲夭夭做出的版本后。


        

大加赞赏,直接把他那一沓厚厚的游戏说明书,都交给曲夭夭了。


        

曲夭夭咬着牙,为了大局,连续加了两天的班,从早九点工作到晚九点。


        

累得像个瘪三,到了第三天,看贺飞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


        

支使她冲了三回咖啡,又丢了一沓游戏方面的设计稿给她,让她整理打印。


        

曲夭夭的脸色转冷,脾气已经有些不好,就差直接问贺飞杨阳的事怎么样了。


        

还好,看曲夭夭冷着脸,眼看要爆发的边缘。


        

杠精贺飞难得学会了观察人的眼色,交代完工作后。


        

直接笑嘻嘻地对曲夭夭说道:“曲夭夭,这两天辛苦你了。


        

这么样,今天这点工作能完成吗?下班后我约了外联部的杨阳姐,一起吃个饭?”


        

曲夭夭的脸立刻阴雨转晴,她笑逐颜开,点点头。


        

甜甜地说道:“好的,没问题!”


        

贺飞故意为难地看向她手上的资料,问道:“就是时间可能有些紧。


        

事情做得完吗?这份资料我等急用的,实在太紧的话我们改天再约好了!”


        

曲夭夭赶紧说道:“不用!贺经理,我做得完。


        

大不了中午加加班好了,嗯!你都已经约好杨经理了,失约不太好!”


        

贺飞笑了,点点头,不忘夸奖曲夭夭:“嗯!还是夭夭好!


        

又能干有勤奋,不错,好好干吧!


        

下班时我叫你,一起去吃饭。”


        

曲夭夭为了这次会面也是拼了,她恨不得来一罐大力水手的菠菜。


        

吃了后力大无穷,为了准时完成任务。


        

她中午饭都没吃,也拒绝了小刘帮她带饭的提议。


        

凑合吃了两口饼干,就扑到了贺飞的设计稿上。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她甚至连水都少喝了,省得去洗手间耽误时间。


        

在她这如此苦逼的操作下。


        

终于,五点半,她交给了贺飞一份做到相当细致,精美的文件。


        

贺飞满意地看看文件,心中竟然有些惋惜。


        

可惜了,这妞太精明,拖不了了。


        

不然自己还可以操练她两天,想不到曲夭夭的活做得这么好。


        

这妞不做行政真心浪费了,这两天,贺飞也没有闲着。


        

曲夭夭的底细被他查得一清二楚。


        

嗯,她也算能人了,迅风公司的曲夭夭,欧美业务部的经理。


        

到北京出差,至今未回公司,他甚至搞到了她工作证的照片。


        

这个过程倒也不费事,贺飞IT理工男,思维缜密,为了钉死曲夭夭。


        

有图有真相的证据他务必要掌握,力求把曲夭夭这个小强一巴掌拍死。


        

曲夭夭的手段他领教过,没有这么严密的证据,她说不定能脱身。


        

杠精贺飞也是天天琢磨,日思夜想。


        

才好不容易,计划出如此有技术含量的方案。


        

终于,就快图穷匕见了,可杠精觉得,对即将离开的曲夭夭。


        

曾经抓了他满脸血花的曲夭夭,他不送她点临别礼物,似乎不符合自己这个海淀不倒杠精的做事原则。


        

所以,当贺飞笑嘻嘻地把曲夭夭领进公司旁边那家。


        

号称相当正宗,其辣无比的火锅店时。


        

曲夭夭不由得大汗,傻了眼,她狐疑地看向贺飞。


        

贺飞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啊!夭夭,杨阳姐最喜欢吃火锅。


        

这次出差,还和我提起这家火锅店的牛蛙,简直是一绝。


        

嗯!对不起,忘记问你了,你该不会不能吃辣吧?


        

要真是这样,我通知她换一家餐馆。”


        

曲夭夭看着领座那热腾腾的翻滚的红油,不由得一阵头皮发紧。


        

她脸色有些苍白,知道这种级别的红油,绝不是自己能驾驭的。


        

可标书怎么办,还没见到杨阳就让她换地方,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太矫情?


        

她咬咬牙,抬起头,看向贺飞,说道:“不用这么麻烦,辣的我也能吃一些!


        

对了!贺经理,杨经理什么时候到?”


        

贺飞眼神中满是笑意,抬起手,看了看手表。


        

说道:“应该快了,她是工作狂,估计有什么事耽误了吧!


        

没事,我们先点单,这种事情正常。


        

她有时候和我约好了,临出门还又有事绊住。


        

今天这情形,要没事她很快到,要真有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呢!


        

你是不是饿了?夭夭,我看你中午好像没有吃饭。


        

要不我们先吃?反正是火锅,上菜快,等她来了,再点她喜欢吃的。”


        

曲夭夭从早上忙到现在,就吃了几块饼干。


        

被领座香气扑鼻的肉味一熏,肚子一阵空响。


        

她只好点点头,坐上了沙发位。


        

贺飞动作倒快,拿过菜单,刷刷刷一下点了好多。


        

边点还边和曲夭夭说:“嗯!夭夭,我点的全是他家最特色的菜。


        

这次可要好好慰劳你,等菜上来,你肯定喜欢。”


        

火锅店的服务很好,贺飞点好没多久,菜呼啦啦全上了。


        

曲夭夭傻眼了,汤底是全红油的,半点清汤都没有。


        

至于贺飞额外点的那些,什么麻辣牛蛙,香辣兔子,热辣毛血旺什么的,没有一个不是爆辣的。


        

贺飞一边自己大快朵颐,一边用公筷不停地往曲夭夭盘子中添菜。


        

曲夭夭勉强尝了一口,辣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剩下的时间,她只好放下筷子,大口喝着饮料。


        

看着贺飞这只猪,在她面前吃得大汗淋漓,满嘴流油。


        

胃里翻江倒海,已经很不舒服。


        

曲夭夭枯坐着等了一个多小时,强忍着胃部的难过。


        

终于,她忍无可忍,冷着脸问贺飞:“贺经理,你问问杨经理还来吗?


        

她再不来,都要过饭点了,总不可能到最后,我俩吃这顿饭吧!”


        

贺飞好不容易吞下一大口肥牛,他不紧不慢地擦擦嘴。


        

看着曲夭夭,冷笑道:“曲夭夭!我还以为,你的耐心会更好一点呢!”


        

曲夭夭一愣,明显感觉贺飞的语气不同了,她眯起眼。


        

看着贺飞,冷冷问道:“贺飞,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贺飞点点头,拿过湿巾,擦擦手,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


        

笑道:“不明白是吧?嗯!曲夭夭,你这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啊!


        

现在我就让你明白。”


        

他直接将文件袋,往曲夭夭那边一扔,说道:“自己看看吧!


        

曲夭夭,看来,你要做个决定了,是自己辞职。


        

还是我把这份东西交给行政部,让他们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