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二十三章 不能解决的麻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飞这两天有些心烦意乱,他敏感地觉得曲夭夭的来他们部门的动机一定不纯,他虽然第一时间从行政那边拿到了曲夭夭的简历。


        

可狡猾的曲夭夭那个简历的操作,尤其她前面的工作履历。


        

在那种五百强的大公司的某个部门,担任小行政的这种经历,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查得出头绪的。


        

阴险如贺飞,也铩羽而归。


        

这两天,他其实已经从旁侧敲,委婉问及曲夭夭一些以前公司的事情,工作情况什么。


        

比如说他皮笑肉不笑地故意捧杀曲夭夭,号称曲夭夭这么能干的人,怎么会有老板舍得放她走。


        

谁知这女人面不改色心不跳,继续把糊弄老金那套扯出来。


        

人家号称有情饮水饱,为了爱情飞蛾扑火,才到北京找工作。


        

她这个说辞,很是让旁边虎视眈眈的马强他们三个,伤心不已,这么好的白菜可惜已经有人拱了。


        

曲夭夭这么回答,其实也是故意的。


        

曲夭夭相当聪明,谈过的恋爱多了,她很能从男生对自己的举动中,猜测他们对自己的想法。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自从上次和贺飞的铁杆们唱过歌后,她敏感地发现这几个单身直男,对自己很有好感。


        

尤其是那个马强,他那个心思几乎摆在了脸上,生怕别人不知道。


        

聪明如曲夭夭,当然明白对她而言,这种麻烦是万万不能招惹的。


        

她有正经事要做,事了她必定拂衣而去,没必要去谈一场没有结果的恋爱。


        

况且她对这三个真的没有特别的感觉,这三人都是技术理工男,不是她的菜。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种隔得太近,彼此没有空间,还容易影响工作的办公室恋情,向来不是她想要的。


        

但如果任由他们对她示好下去,也不是办法。


        

所以看贺飞变着法打听她的事,她正好借这个事,给自己编了个男朋友,堵上这几人的心思。


        

果然,这件事后,他们消停了许多。


        

对曲夭夭的交往,回复了同事之间的正常交往,友好和平共处的那种。


        

从曲夭夭这边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贺飞只能从标书那头查起。


        

坦白说,曲夭夭说的那套鬼话,糊弄那三人可以。


        

贺飞一个字都没信,他抱着胳膊,看她表演,心中直接就呵呵了!


        

有情饮水饱?她糊鬼吧!她有这种对男人的心思,贺飞都能把名字倒过来写!


        

查标书这部分,相对要简单许多。


        

贺飞不傻,她既然说过送标书,又通过应聘进入了自己这个部门。


        

很简单,标书肯定是送给自己公司的,整个公司能接受外面标书的部门只有外联部这个部门。


        

贺飞开始梳理碰到曲夭夭那一天的日期,开始抽丝剥茧,看看曲夭夭到底送的是哪方面的标书。


        

话说,理工科出身的贺飞不做杠精的时候,逻辑推理能力相当不错。


        

他开始搜寻脑海中的各种有关曲夭夭的数据,回忆自己碰到他的地点。


        

对了,自己拦住她的那班地铁,也正好是开往自己公司的方向。


        

之后她又恰巧应聘到自己这个公司,看来她是冲着自己公司来的。


        

她的目的,十有八九和标书有关。


        

贺飞这几天化身侦探,开始追寻曲夭夭行为中的蛛丝马迹。


        

嗯!她简历中之前出现的公司,全部是上海公司。


        

就在自己和她发生冲突没多久,她就来到了自己公司。


        

当时她告诉自己,因为自己害她送不了标书,她会让自己赔偿损失。


        

难道?难道她的标书真的出现了问题?


        

杠精贺飞理清楚大致的过程,二话不说,把电话拨给了外联部的杨阳。


        

杨阳很快把电话接了起来:“喂!小飞,我在外面出差呢?


        

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贺飞的脸上露出笑意,说道:“杨阳姐,没什么事!


        

就是我妈说好久没见你了,问你和我哥什么时候到家吃个饭?”


        

杨阳那头笑了,很开心,说道:“你哥不是还在美国嘛?我这段时间正好忙。


        

前两天收了旅行社这么多标书,正好在挨个考察他们的项目执行能力。


        

你和阿姨说一声,等你哥回来,我和他一起去看你爸妈啊!”


        

“标书?”贺飞眼前一亮,他顾不上接杨阳的话。


        

赶紧问她:“杨阳姐,你刚才说的旅行社标书,是怎么回事?”


        

杨阳那头笑了,说道:“哟!贺大少爷,难得你关心公司的事呀?


        

你忘记了,我们明年那个去美国的安排。


        

你们部门也去的,和美国同行交流的那个项目。


        

现在在做旅行社的招标,你哥说以前的供应商不太好。


        

想重新换一家,这不,我被他支使得团团转,一天到晚出差帮他考核把关呢!”


        

贺飞眼神一沉,心理似乎有些数了。


        

果然,曲夭夭,我看你的狐狸尾巴还能藏多久?


        

他笑了笑,对电话里的杨阳说道:“哦!知道了,杨阳姐,你还有多久回北京?”


        

杨阳笑了,调侃他:“怎么了?小飞,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这次怎么关心起你姐来了?”


        

贺飞笑笑,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和你聊聊了。


        

对了,你回来告诉我一声。”


        

杨阳那头答应后,把电话挂下了。


        

贺飞的事有了头绪,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中午休息时分,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旁边曲夭夭的位子。


        

用不了多久,这个位子就会是他的了。


        

她出去了,中午时间她正常都不在。


        

贺飞碰到过一次,她忙着和财务部那帮小姑娘打成一片,估计是套什么消息吧!


        

坦白说,贺飞这两天的日子过得相当不爽。


        

当然,大部分的不爽都拜曲夭夭所赐。


        

曲夭夭做了他的邻居,他几乎每一分钟都度日如年。


        

自己不止每天要帮她冲一杯咖啡,还要忍受她的各种恶行。


        

和她那些恶行比起来,咖啡这部分内容,习惯了也还好。


        

冲咖啡只是顺便的事,他早上过来给自己冲的时候,也会帮她带一杯。


        

曲夭夭倒也聪明,不会过分去惹毛他,基本不会主动要求。


        

贺飞冲过来,她也就接过,还不忘笑笑道谢,好像贺飞是自愿为她冲一下。


        

偶尔贺飞故意忘记,没冲。


        

她也不吭声,不会去向他提起,好像自己也忘了一样。


        

大不了自己起身去冲。


        

贺飞知道,她没忘,可她不提,没有胜利者的颐指气使。


        

相反,还有些见好就收的赶脚。


        

这一点,贺飞自己也承认,曲夭夭其实没那么讨厌,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女人。


        

真正让贺飞心烦意乱的是她的习惯,曲夭夭是一个活得相当精致的女人。


        

当然这些精致,在直男贺飞看来叫作妖。


        

关键这还不是一般的作妖,是相当作妖。


        

第一个妖就是曲夭夭有超级洁癖,她的座位。


        

所有的东西一定要放在固定的位子,她的势力范围半张纸片都不能有。


        

而贺飞恰恰相反,他随性,洒脱,笃信大男人完全不需要拘小节。


        

两人的位子靠着,难免他这边的什么文件,纸片,垃圾什么的越了界,跑到了曲夭夭的地盘。


        

曲夭夭刚开始还耐着性子帮他叠好,放过来。


        

当然,这样做的时候,少不得要温言软语说他几句。


        

可到了后来,看他屡教不改,不免对他横眉竖眼。


        

最后,曲夭夭忍无可忍,用了暴力手段,直接给他丢了过来。


        

为了这事,两人一天下来,总要吵上那么几回。


        

贺飞虽是杠精,但对于这种侵占别人地盘,在办公室和女下属吵架的事情。


        

也有些没有底气,这吵架没有底气,就免不了落败的命运。


        

被曲夭夭收拾过几次后,他虽恨恨不已。


        

倒也老实了许多,文件渐渐堆放整洁,两人暂时休战。


        

如果这件事,还能解决。


        

那另一件关于曲夭夭的事,简直就是完全无法沟通,不能解决的麻烦。